年薪千万过着"群租"生活 电竞运动员是怎样的族落

社会新闻来源:新民晚报 2018年12月04日 14:59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这是一个被“边缘化”的族落,明明声势浩大,却隐于尘嚣之下,绝非市井间的既定谈资。偶尔,荣耀加身,登上世界之巅,为人津津乐道的不可思议,超过亿元的奖金,还有团队中的某个牛娃学霸,用以佐证游戏与世俗认定的体面,是可以共处且共赢的。

  这个族落,便是电竞运动员。但他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去年底出台的“文创五十条”,明确指出要将上海打造为“全球电竞之都”。在近一年时间之后,上海市相关部门日前发布了一系列有关电竞产业的新规划、新政策,其中就包括上海将实施电竞运动员注册管理及赛事发展计划。关于电竞运动员,今日,不粉饰,无冷眼,只是平静地讲述他们的真实,以及新机制下他们和上海电竞的未来。

  屋里的生活很闷

  ——他们是不被了解的邻居

  李小明(化名)今年18岁。他的东家,是目前国内名气最大、资格最老的俱乐部之一。除了正常的比赛所得,再加上额外的奖金,一年赚上千万人民币是没有问题的。这显然已经不是普遍意义上的金领界定了。

  李小明不上学已有几年。每天下午睡到两三点起床,步行去不远处的珠江创意中心上网训练。除了饿了塞几口吃食,急了跑趟厕所,每日训练时长总有10小时,只多不少。当夜深人静,人人入睡寻梦时,他常常和三五队友外出觅食。宵夜归来,凌晨三四点洗漱上床。与李小明同住一套公寓房的,还有四五人。一如想象中,他们统统不善言辞。对他们来说,每天的生活是机械的,呆板的,没有波澜的。当然,这也是他们喜欢的,熟悉的,并且回报丰厚的。这样的作息,其实是业内的常态。没有谁能比谁多熬几年。虽年薪千万,但运动寿命短之又短,大概到了22岁,选手们便退役了,那时,仍是青春正好的年纪。李小明的生活是,电竞运动员的日常缩影。

  其实,正如所有指望运动员去夺得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的俱乐部一样,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后勤保障和生活配置,是毫无疑问的。训练环境不俗,住宿条件却是局促。虽然所租的公寓都是高档社区,但不可避免的群租生活。显然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生活质量。“孩子们太小,钱又太多,不住在一起,没法管理。”这是不少电竞俱乐部工作人员相同的解释。于是,这些身价惊人的孩子,像火锅店的小弟一样,蜗居起来。

  李小明和室友们除了下午出门训练,很少在大白天出入小区,即便偶尔现身,也是低着头匆匆而过。他们是不被了解的邻居,心生尴尬和自卑。很多次,特殊的作息和工作,使得他们被居民投诉群租和扰民。在电竞世界里,他们的光环或者是“王者荣耀”,但哪怕是出国比赛办理签证,也常常遭到拒签。依旧是同样的困扰:年纪太轻,收入太高,且来源模糊。

  外面的世界很炫

  ——他们是充满好奇的少年

  对于这群少年来说,早上九点的上海是什么样,显然是个谜。直到今年上半年,为了打造上海电子竞技运动裁判员体系,上海电竞协会首度开设“专业电子竞技裁判员培训班”。全国各地的有志者纷至沓来。叫人意外的是,午后方起的年轻选手也兴致勃勃来听讲。

  中国足球第一位国际级女裁判左秀娣和上海市台协旗下的一名金牌裁判来了。左秀娣在裁判界名气很大,甚至有小孩一听大名就面露喜色,“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来我们电竞了。”他们与外界的连接实在有限,虽也是许多人心中追逐的偶像,但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浮。在斯诺克金牌教练的讲座上,孩子们叽叽喳喳起来。“老师,你见过丁俊晖吗?”肯定的回答惹来一阵惊呼。在外面的世界里,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偶像。“老师,要是奥沙利文和丁俊晖在比赛中打起来了怎么办?”问题提得天真,外面的世界,其实便是他们的想象世界。

  并非他们不想走出去看看,只是长久以来已经固化的作息、环境、习惯,都没有给予他们太多机会离开那奇幻却封闭的电子“搏杀”世界。今年,电子竞技被列为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项目,选手们第一次以国家队队员的身份走出国门。虽然在雅加达的生活,远比不上在上海的衣食住行,但队员们没有抱怨。每个人床上,印有五星红旗的队服总被叠得整整齐齐。“中国”这个标签,大家格外珍惜。

  未来的远眺很美

  ——他们是值得期待的人才

上一篇:最近电竞酒店火遍全国各地都是…

下一篇:86%电竞人员薪资为当地平均1

相关文章